首页 > 产经 正文

海运价格“高烧不退” 有航线集装箱运价两周内飞涨2000美元

  航运业正在上演一场甚于去年的疯狂。5月11日,面对北非航线集装箱价格的持续上涨,义乌港货运代理章华(化名)在朋友圈感叹,北非航线集装箱运价即将突破17500美元,简直“百年难遇”!

  让章华直呼离谱的还有美东航线和中东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变化,据其介绍,中东航线一个40英寸的集装箱价格去年的峰值不超过3000美元,本周已突破8300美元,而到美东航线部分港口的集装箱价格已逼近1万美元。

  航运业经济指标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5月5日飙升至3266点,达2011年来最高。此外,反映市场行情的“晴雨表”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综合指数(CCFI)5月7日显示,CCFI达2074.35,创历史最高。

  运价维持高位背后,新一轮“一箱难求”局面出现。国际航运巨头马士基5月5日预测指出,因需求激增导致的供应链紧绷和集装箱短缺状况,预计将持续至2021年第四季度。有货运代理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由于缺箱严重,行业出现先抢柜后定价的操作。另外,据其介绍,部分船运公司推出每个集装箱预付1000美元可以百分之百保证舱位的“钻石舱”,而不预订“钻石舱”的客户需要排队,“排队基本没有希望。”

  运价居高不下

  一位深圳货运代理向记者回忆称,自今年3月起,他明显地感受到集装箱价格的上涨,以深圳港到纽约港的集装箱为例,如今每20英寸和40英寸的集装箱价格分别涨到1.15万美元以上、1.3万美元以上。

  东北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5月3日~5月9日,全球集装箱综合指数(WCI)环比上涨9.8%,达5472.33美元每40英尺集装箱,高出前一周489美元。

  前述报告指出,集装箱运力短缺,供不应求,运价不断攀升,高运价可能延续至三季度。从航线来看,上海航线均有不同幅度的增长,上海-洛杉矶、上海-鹿特丹、上海-纽约航线运费分别上涨了808美元、788美元和678美元。

  长期在义乌港从事中东航线、北非航线货运代理工作的章华向记者表示,4月初,中东航线40英寸的集装箱在两个星期内上涨2000美元,目前保持在8000美元以上的高位,没有停涨的迹象。

  此外,他表示,仅仅一周的时间,前往北非航线的一个40英寸的集装箱价格也上涨了500美元,目前在1.8万美元以上。而在去年,该航线40英寸的集装箱价格最高仅在1万美元左右。

  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2021年4月份中国出口集装箱运输市场分析报告》指出,4月船舶租金全线上涨,运输市场持续的运力紧张状况致市场对租赁运力需求始终保持高位,多数船型租金水平保持自上年7月以来的连续上涨走势。其中,欧地航线运价加速上升,北美航线运价逐步攀升。

  章华介绍,目前其公司订单爆满,为保证效率和降低风险,公司不愿意与对价格犹豫的新客户合作。而对于货值不高的客户,他甚至不建议客户订柜。

  “我们提早把一些箱子抢到手让客户预订,但是价格是在装柜之前才敲定下来。现在是客户求我们订柜子。”章华说道。

  港口拥堵严重

  “按照我们之前的预测,5月份的运价是逐步回归理性的趋势,但是我们看到这个月的运价还是处于很高的位置,包括中国-美东航线的运价。”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所所长助理、高级市场分析师郑静文向记者表示。

  郑静文进一步分析称,她认为出现这种现象,一方面是美国经济现在处于复苏阶段,货运量需求较高;另一方面,美国港口是全球拥堵最严重的地方,运力周转的效率受到比较大的影响。“主要是港口码头的装卸效率比较低,以及巴拿马运河现在处于枯水期,也会导致通过效率的降低。”

  关于“海运货柜滞留,费用飙涨”的情况,近日,交通运输部在中国政府网答网民留言时称,受境外疫情蔓延导致劳动力不足等因素影响,美国、欧洲等地港口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发生严重拥堵,如美国拥堵最严重的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目前等泊集装箱船超过30艘,85%的船舶至少需抛锚8天才能作业,集装箱货物在码头滞留时间最长2个月。

  东北证券5月11日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由于今年新造船订单增速放缓,集装箱运力总供给持续收缩。此外,苏伊士运河堵塞造成的后续影响,给亚欧航线带来直接冲击,致使集装箱运价不断攀升创下历史新高。亚欧航线受到冲击后,船运公司将调用其他航线船只填补短缺,从而使得其他航线运力更为紧张。

  关于目前的集装箱运力情况,郑静文表示,“我们在2019年测算过整个集装箱市场的运力,大概过剩10%左右。现在运力短缺的情况主要是由船舶周转效率比较慢导致的。”

  “自2020年起,特别是四季度末,缺箱的情况包括船舶拥堵的情况很严重,一方面是疫情影响之下,船员换班和对港口的工人防疫要求,导致整个港口的运营效率包括陆路运输的效率大幅降低,出现很多船舶堵在港口无法装卸的情况;另一方面是空箱运不回来,导致集装箱的短缺。”郑静文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印度新一轮疫情暴发对国际航运业带来的影响正在显现。

  环世物流集团亚洲、非洲、大洋洲区域总经理许中华向记者分析称,印度航线的运价在春节后一直保持相对稳定。但是从4月下旬开始,受到苏伊士运河的黑天鹅事件影响,印度海运价格再次出现异动。尤其是整个5月份,船东频频执行停航。部分航商撤出印巴航线的运力去跑盈利能力更强的欧美航线,一度造成印西航线舱位紧张。5月初的时候,不少航线就已经爆舱至5月底了,再次出现“一舱难求”。

  难题增加

  海运运费居高不下、货物运输周期变长,以及印度疫情对供应链带来的新冲击同时成为外贸企业和物流企业面临的难题。

  近期,来自山东省日照市的一位网民在中国政府网留言反映,“以往正常情况下,海运时间需要大约38天,连同报关等总费用大约人民币1万元足够。但当下,海运费飙涨,我们一个小柜费用也翻了三倍四倍。不仅如此,现在我们从青岛港发的货柜,要在中国港口滞留一个月以上,即便计划不被延误,至少也需要70天才到波兰。”

  一位深圳货运代理也向记者反映,目前海运途中行驶正常,但由于港口拥堵,目前美国航线时效慢了半个月左右。

  不过,义乌市一家门面出口商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今年其公司海外订单增长20%,产品基本可以及时运出,“产品是刚需,再贵也要运出去”。

  与之相似,深圳一位从事自动化零部件生产的外贸企业人士也向记者反馈称,由于海外客户对运费价格和周期并不敏感,目前其公司的情况是“箱子等货”。

  并不是所有外贸企业的出口环节都如此顺畅,据央视财经报道,在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创历史新高背景下,近期有浙江外贸企业因海外订单扎堆涌入,集装箱一箱难求,出货压力大,出现大量产品积压的情况。

  值得留意的是,在跨境电商的新兴市场,印度疫情给物流企业和外贸企业带来了新挑战。

  “尽管到目前为止,印度新一轮疫情暴发对海运贸易的影响有限,但是不排除疫情控制极端不力的情况下,会使航商撤出部分印度航线的运力。所以预计短期内,印度航线的运价依然会维持在高位。”许中华说道。

  郑静文对记者表示,虽然印度集装箱的货量没有东西主干航线货量占比高,但由于印度是海员供给大国,全球占比达15%左右,印度疫情的暴发,对全球船员换班的影响加剧,“疫情初期的时候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现在这个难题重复出现,这对于船舶的周转效率也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在此种情况下,环世物流也正在调整印度市场的业务。“考虑到C段风险的不可控因素太复杂,公司在电商物流推动上主动降缓。”许中华表示。

(文章来源:贝果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