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情 > 正文

公司被“夺走”,还“欠下”2.13亿巨款,这位企业家发飙了!

2020-02-27 06:43:42

图片来源:摄图网

4.30午间-田中精机.mp3来自每日经济新闻00:0010:53

在上市公司的财报里面,董事长和一位董事公然吵了起来。这样的事,实属罕见。

4月26日晚间,田中精机(300461,SZ)同时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在财报的第一节,董事长和一位董事展开了“骂战”。

2018年年报中:

公司负责人(董事长)钱承林保证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

董事龚伦勇先生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是“已是 虚假记载”。

2019年一季报中:

董事龚伦勇先生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是“远洋2018年业绩调整到 2019 年第一季度”。

公司负责人钱承林保证季度报告中财务报表的真实、准确、完整。

作为公司董事,龚伦勇为何要如此“一鸣惊人”?是个人恩怨,还是利益纠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公司财报、进行了多方采访,还原事件背后的故事。

反对票投到手软

2019年4月26日,在田中精机的第三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上,董事龚伦勇可以说把反对票投到了手软。

审议《关于豁免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通知期限的议案》时,龚伦勇投出反对票:称“违反《公司章程》……”

审议《关于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全文>的议案》时,龚伦勇又投出反对票:“第一季度业绩是2018年的,存在虚假记载。”

……

一共24项议案,龚伦勇向足足一半的议案投出反对票。反对的理由包括:“存在操纵利润嫌疑,严重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没看到相关议案”等。

最与他相关的,是龚伦勇对“年报全文及摘要的议案”的反对理由:“2018年年度报告未能真实反映远洋翔瑞2018年营业收入、净利润,该内容存在虚假记载。”

在田中精机2019年一季报中,龚伦勇称同样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是“远洋2018年业绩调整到2019年第一季度”。

综合以上来看,龚伦勇的众多反对理由形成了一个明确的观点:

田中精机2018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涉嫌虚减远洋翔瑞2018年营收、净利润,并将有关业绩调节至2019年一季度,亦即虚增2019年一季报利润。

针对龚伦勇的表态,4月29日,田中精机董秘陈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董事龚伦勇对年报的具体分歧内容,现在还不太方便透露,“我们是根据董事意见表记录相关信息。目前浙江证监局也在找我们了解相关情况,深交所也就此事进行了问询。我们的原则是合法、公正,遵照例行的审计,年度报告中的财务报告真实、准确。”

同日晚间,田中精机公告称,浙江证监局已下发《谈话通知书》和《监管问询函》,约请田中精机董事长、总经理、董秘、财务总监,还有远洋翔瑞的相关高管龚伦勇、李钟南等进行谈话。

业绩承诺未完成,“欠下”2.13亿

龚伦勇将矛头对准远洋翔瑞的业绩,这是否与他背负的业绩承诺有关?

年报资料显示,龚伦勇毕业于成都电子科大,2013年创办远洋翔瑞,并一直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6年,田中精机以现金方式购买了远洋翔瑞55%股权,经交易各方协商,远洋翔瑞55.00%股权的交易价为3.91亿元。龚伦勇更是接替了原总经理钱承林的职位。

不过,当时,按照收益法评估后,远洋翔瑞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7.1亿元,增值率达到1025.55%。但高溢价收购自然也伴随着业绩承诺,当时的龚伦勇、彭君夫妇与田中精机签订协议,承诺远洋翔瑞2016年度~2018年度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5000万元、6500万元和8500万元。

可是,但远洋翔瑞业绩却是这样:

也就是说,远洋翔瑞3年的实际业绩与承诺差额为7315.32万元。

根据早前签署的《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龚伦勇和彭君作为补偿义务人,应以现金方式对公司进行补偿。田中精机方面也表示,公司后续会督促相关股东履行承诺,并及时披露业绩承诺补偿事项的后续进展。

4月29日,在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询问时,龚伦勇并未解释他指称年报“虚假记载”的具体原因,并表示暂“不谈这个事情”。

但投资者们恐怕很快就会听到他谈具体原因,因为浙江证监局的监管问询函已经来了。

浙江证监局首先要求他说明:

对田中精机2018年度报告等议案发表否定意见的原因,是否和远洋翔瑞未完成业绩承诺有关;

是否有能力兑现业绩补偿款2.13亿元,是否制定了合理的偿还计划。

还要求龚伦勇对这些情况进行详细解释:

审计机构在年报审计过程中发现远洋翔瑞在2018年11月、12月存在突击大量发货的情形,且部分客户设备采购量(一次性几百台)超出其正常经营规模。

结合2018年手机行业整体下滑的趋势,会计师于2019年初对远洋翔瑞的部分客户产品进行走访,发现客户采购的大量设备都存在未安装、未验收的情况(大量设备未拆封闲置在仓库,未达到合同约定的预定可使用状态)。此外,上述往来款项的函证回复中都显示货物未进行验收和安装。

最后,还要求他说明原因与“相关证据”,解释为什么说田中精机2018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丢掉自家公司董事长职务

龚伦勇与田中精机之间的矛盾与分歧或许还不止于此。

今年年初,龚伦勇不仅遭到上市公司解聘,连自己一手创办的远洋翔瑞董事长地位,也被钱承林取代。

2019年初开始,为了进一步加强管理的深度和广度,田中精机插手远洋翔瑞的人事安排。

2019年2月,田中精机委派杨晓芳担任远洋翔瑞财务总监。

2019年4月,远洋翔瑞2019年第二次董事会上审议通过解聘龚伦勇的总经理职务,改聘张玉龙担任,免去龚伦勇的董事长职务,另选钱承林担任。

而此举也必然引来一些远洋翔瑞股东的反击。

远洋翔瑞股东李钟南已请求法院判令撤销相关董事会决议、撤销相关变更登记,目前该案件尚在审理中。

4月29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李钟南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远洋翔瑞2019年第二次董事会会议,没有依据《公司章程》规定召开,在免除龚伦勇相关职务的程序上是有瑕疵的。

田中精机方面自然也有自己的说法:除了表示2019年第二次董事会会议程序合法合规,也符合远洋翔瑞的公司章程,且决议内容也符合公司章程。同时表示,目前的远洋翔瑞董事长及相关董事,将积极与李钟南沟通,对相关诉讼,则将委派专业律师处理。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也将龚伦勇被免职的案件列入了《2018年度审计报告》中的“强调事项”段,并对田中精机2018年财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无保留意见的《2018年度审计报告》。

会计师“强调事项”中还指出,远洋翔瑞自然人股东对远洋翔瑞的财务报表存在异议。

田中精机方面对此回应称:首先,上市公司方面表示远洋翔瑞财务报表经董事会批准报出,是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而远洋翔瑞的自然人股东虽然存在异议,但新的管理层将会与之积极沟通、充分解释。

记者 | 孙嘉夏 叶晓丹 编辑 | 文多 王嘉琦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责任编辑:小编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