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股 正文

聚赛龙IPO患“家族控股症”:实控人违规占资还虚增数亿元营业收入

   家族控股,董事长实控多家公司,并且还有被诉讼,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异常的财务数据及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是否已经说明公司内控上。

  广州市聚赛龙工程塑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赛龙)的创业板首发上市申请于2021年5月14日获通过,然而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虚增数亿元营业收入、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等问题备受市场关注。

  面对《电鳗快报》发去的求证函,聚赛龙选择了闭口不言。

  虚增数亿元营业收入

  招股书披露,聚赛龙2019年的营业收入有99905.45万元,剔除不需考虑增值税影响的境外收入170.28万元之后,按月均收入及各月份适用的16%或13%增值税税率,可推算出其全年增值税销项税额有13713.59万元,进而可知其含税营业收入有113619.04万元。

  在同期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9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65950.99万元,仅相当于全部含税营业收入的一半略多点,即便将预收款项减少额8.89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加上,与该年度含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量仅有65959.87万元,两者之间仍存在47659.16万元的差距。

  我们再试图从当期的应收款项变化中找解释。2019年年末,聚赛龙的应收票据21084.20万元、应收账款26025.44万元、应收款项融资4093.73万元以及应收账款坏账准备652.25万元、商业承兑汇票坏账准备200.02万元,综合起来共有应收款项52055.64万元,相较年初相同项目综合起来的48474.83万元仅增长3580.80万元,与上述47659.16万元差额相比有44078.36万元误差,即有44078.36万元含税营收存在虚增的嫌疑。

  同样,这一异常在2020年1~3月(即今年一季度)也得到体现。招股书披露,一季度聚赛龙营业收入17196.21万元,其中134.15万元是境外收入。对境内收入按13%税率计算增值税销项税额之后,可推算出今年一季度的含税营业收入有19414.28万元。同期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17474.20万元,加上预收款项减少额144.15万元对应的现金流量流入额,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了17618.35万元,这一结果比同期含税营业收入少了1795.93万元。理论上,一季度末的应收款项跟期初金额相比应该有相同规模的增加才对。可事实上,将一季度末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款项融资及相关坏账准备综合起来,43457.02万元金额相比期初的52055.64万元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8598.61万元。一增一减下,导致公司存在10394.54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存在虚增的可能。

  类似的方法分析2018年聚赛龙的营业收入相关数据,我们同样可发现有31420.87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有虚增可能。那么,报告期内连续出现如此大差距的营业收入数据异常,到底会有哪些因素影响?

  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

  根据招股书,作为聚赛龙实际控制人之一的任萍在报告期内就发生过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2017年1月23日,任萍以“春节前向员工发放部分奖金,但因为临近春节假期(除夕是2017年1月27日),对公账户转账不方便”为由,从聚赛龙拆出资金233.77万元,春节之后分两次于2017年2月20日、3月30日才将全部资金归还给公司,并且未计算利息。

  虽然招股书提到“公司及管理层很快意识到该操作属于不规范行为”,还认为该笔“资金拆借数额较小,并未主观故意占用公司资金”。如此解释显得苍白无力,从该笔资金拆出(2017年1月23日)到第一次归还部分资金相隔近一个月时间,而第二次归还资金又跟第一次的日期相差一个月,时间跨度并不小。再者说,若不是已经将这笔资金挪作他用,就能马上归还,而不会分两次且相隔这么长的时间才归还了。

  聚赛龙在《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中对此事也作出了说明:“任萍向公司拆借资金的行为构成关联交易,应当经公司董事会审议批准。经核查,任萍向公司拆出资金前并未严格履行上述审批程序,不符合相关决策程序,存在不规范之处。”如此解释不但说明了任萍占用该笔资金属于违规占用公司资金,而且也暴露出聚赛龙资金管理的内控制度是存在一定缺陷的,一旦上市后公司规模变得更大,实控人再出现类似情况,则挪用资金可能就不是几百万元的事了,届时对企业的负面影响将会更为明显。

  家族控股难保护中小股东利益

  据公开资料显示,聚赛龙不仅是“夫妻店”,还是聚集两代人的家族企业。聚赛龙的控股股东为郝源增,实际控制人为郝源增、任萍、郝建鑫、吴若思。其中,郝源增、任萍系夫妻关系,郝建鑫系其子;郝建鑫、吴若思系夫妻关系。根据招股书,郝源增、任萍、郝建鑫、吴若思合计控制聚赛龙2470.58万股股份,即68.96%的表决权。其中,工科出身的郝源增是聚赛龙的核心技术人员之一,在聚赛龙披露的发明专利中,郝源增的妻子、儿子也被列为专利发明人,可二人均不具备相关研发背景。

  其中,郝源增的妻子任萍,职称为中级会计师,其简历均从事财务、审计相关工作;郝源增的儿子毕业之后就进入家族企业上班,且一进公司就当上了营销部负责人,也没有研发背景。

  《电鳗快报》据天眼查显示,聚赛龙的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郝源增,目前任职4家企业,实际控制4家企业。尤为注意的是,郝源增周边风险有157项,预警提醒也多达37条。其中,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州市聚赛龙工程塑料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因运输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州聚赛龙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有动产处于抵押状态,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州市聚赛龙工程塑料股份有限公司有动产处于抵押状态……

  家族控股,董事长实控多家公司,并且还有被诉讼,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异常的财务数据及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是否已经说明公司内控上漏洞百出。

(文章来源:电鳗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