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股 正文

金徽矿业身负20亿短债冲刺IPO 对赌失败曾致大股东“赔”8000万

  近日,金徽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徽矿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上交所主板上市,本次IPO由华龙证券担任保荐机构。公司计划发行不超过9800万股,募集资金约13.06亿元,其中,4亿拟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在总募资额中的占比超过30%。

  金徽矿业主要从事有色金属的采选和贸易,当前公司拥有两宗采矿权,两宗探矿权及一家选矿厂,主要产品为锌精矿、铅精矿以及铅精矿(含银),矿山的证载产能合计为150万吨/年。

  多年来,金徽矿业频频接受增资。2018年,绿矿基金(全称“甘肃绿色矿产投资发展基金(有限合伙)”)注资金徽矿业并与其第一大股东(亚特投资)签署了对赌协议,不过金徽矿业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对赌最终以金徽矿业大股东亚特投资赔偿近8000万业绩补偿款而告终。虽然近年来,金徽矿业多次增资,但截止目前,公司负债率仍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亚特投资此前还是上市公司金徽酒(603919.SH)的控股股东,在将后者股权转让给豫园股份(600655.SH)之前,亚特投资持有金徽酒51.57%的股权。在卖掉金徽酒后,亚特投资能否因金辉矿业成功IPO而再次掌握一家上市公司呢?

  估值飞涨却完不成业绩承诺

  金徽矿业的前身为金徽有限,系由亚特投资出资 990 万元,李雄出资10万元共同设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此后的2012年到2015年,亚特投资连续4次增资金徽矿业,增资金额达到2.95亿元。

  2018年12月,金徽矿业引入新股东甘肃绿色矿产投资发展基金(以下简称“绿矿基金”),绿矿基金以9元/股认购8000万股新注册资本,总价款7.2亿元,持有金徽矿业总股本的9.09%。由此计算可得出,此时金徽矿业估值约79亿元。

  此次增资,绿矿基金还与亚特投资签订了《关于甘肃金徽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之增资扩股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在该补充协议中,亚特投资对绿矿基金做出业绩承诺。约定2019年上半年、2019年全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金徽矿业的净利润不少于2.5亿元、4亿元以及8亿元;否则亚特投资需要以绿矿基金实际投资金额年化收益率6.5%的固定收益补偿绿矿基金。

  最终,金徽矿业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按照协议约定,亚特投资分别于2019 年7月向绿矿基金支付1032.78万元、2019年12月支付2340万元、2020年7月支付了2340万元、2020年10月支付1572.79万元以及2020年12月支付了610.61万元(共计7896.17万元)的业绩补偿款。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开始,金徽矿业的股权被频繁转让,2019年 1月30日,奥亚实业将其所持金徽矿业1.30%的股权以1.1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2020 年10月,奥亚实业将其所持金徽矿业3%的股权以2.57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盛星投资,将其所持金徽矿业另外0.909%的股权以781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嘉恒百利;同时,绿矿基金将其所持金徽矿业2.091%的股权以1.79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嘉恒百利。由计算可得,此时金徽矿业估值约85亿元。

  对比入股时的7.2亿元持股9.09%,此时绿矿基金获得账面浮盈约7.59%,另外还获得近8000万元的业绩赔偿。

  而到了此次申报IPO,拟募集资金13.06亿元,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10%,也就意味着估值已达130亿元。但伴随着估值的一路飞涨,金徽矿业却没有完成当初许下的业绩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绿矿基金的控股股东为甘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甘肃金控”),后者持有其86%的股权。同时,甘肃金控也是金徽矿业此次IPO保荐机构华龙证券的第一大股东。

  偿债压力巨大

  此次IPO,金徽矿业计划总募资13亿元,其中4亿元拟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这样的计划或是源于金徽矿业的现金流紧张。

  2018年末到2020年末,金徽矿业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83.67%、70.20%和62.39%,虽然有所下降,但金徽矿业这一指标远远高于其它可比公司平均值。而2018年和2019年金徽矿业可比公司的的平均资产负债率(母公司)为30.62%和24.78%,金徽矿业分别高出同行可比公司53.05%、45.42%。

1.jfif

(数据来源:金徽矿业招股书)

  另外,金徽矿业账面上的有息债务也一直保持较高水平。截至2020年末,金徽矿业的有息债务(全部为银行贷款)余额为24.58亿元,财务费用也由此高达1.6亿元,其中,利息费用1.64亿元,占营收总额的14.6%。

  金徽矿业在招股书中称,公司因自身矿山开发建设需要,向金融机构借入大量资金,用于前期建设,公司借款中短期借款的比重较大。此外,金徽矿业的长期借款也达到4.08亿元,从而导致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低。

  截至2020年末,金徽矿业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36、0.13、0.16,速动比率分别为0.35、0.11、0.15,也大幅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2.jfif

(数据来源:金徽矿业招股书)

  2020年12月31日,金徽矿业短期借款余额为 15.42亿元,同期的流动资金合计为3.44亿元,流动资金难以覆盖短期借款,此外,该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余额为5.07亿元,即一年之内需要偿还总额为20 。49亿元的负债,占2020 年末总资产的 43.42%和净资产的 115.37%。负债率居高不下、偿还压力巨大,或是金徽矿业上市的动力,但亦可能是导致经营风险的因素。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6月,复星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海南矿业,拟收购金徽矿业100%的股权,最终海南矿业称,由于项目估值和业绩承诺条款上分歧较大,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本次重组最后终止。

  金徽矿业此次IPO募集资金将投入徽县郭家沟铅锌矿绿色矿山提升改造项目、徽县郭家沟铅锌矿矿区生产勘探项目及偿还银行贷款。除偿还银行贷款外,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均是围绕金徽矿业现有矿山和矿权开展。

  金徽矿业称,如果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顺利实施,公司预计可探明控制资源推断资源量的矿石量1700万吨,锌金属量44.17万吨,铅金属量14.25万吨,银金属量 270.53 吨。据了解,近段时间来,铅、锌、银金属的价格波动较大,而有色金属采选业受宏观经济周期、下游行业的经济周期以及矿山投资、建设周期的影响较大,其业绩也可能出现较大波动。另外金徽矿业的高负债率对该公司的后续持续融资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就上述问题,《投资者网》致函金徽矿业询问,暂未获得对方回复。

(文章来源:投资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