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股 正文

三对夫妻搭档创业 蚂蚁金服、京东皆是客户却赚不到真金白银?

  近期,青岛中科英泰商用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科英泰”)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科创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3345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IPO日报发现,中科英泰实际上是一家由前同事合伙经营的公司,但产品却较为单一,且报告期内其在经营上累亏了近8000万元,同时还存在股东“消失”事件等难理解的问题。

  前同事合伙创业?

  据了解,中科英泰成立于2004年,由徐明铎、董江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殷良策持有中科英泰16.4%的股权,为其第一大股东,柳美勋持有公司13.55%的股权为其第二大股东,焦丕敬持有10.12%的股权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对此,中科英泰表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公司所有股东均无法单独控制股东大会半数以上表决权,亦无法单独控制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

  也就是说,一家无控股股东及实控人的企业欲要IPO上市

  需要指出的是,中科英泰股东名单中存在3对夫妻,具体如下:

图片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也就是说,柳美勋与邱爱红系夫妻关系,两者合计持有中科英泰19.42%的股权;焦丕敬与徐晓勤系夫妻关系,两者合计持有中科英泰17.89%的股权;殷良策与姜美玲系夫妻,两者合计持有中科英泰17.89%的股权。

  IPO日报进一步查询发现,上述3对夫妻还存在不小的渊源。

  招股说明书显示,殷良策、柳美勋、焦丕敬均曾在青岛海信电器公司、青岛海信计算机有限公司、青岛海信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职。

图片
图片
图片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殷良策、柳美勋、焦丕敬曾经互为同事关系,换言之,中科英泰的前三大股东不仅是同事关系,同时,他们还“携妻带口”共同创业。

  这不禁令人怀疑了,殷良策、柳美勋、焦丕敬既然互为前同事关系,为何三对夫妻不签署相关《一致行动人》协议,反而让中科英泰无控股股东和实控人?

  代持?

  “失踪”的股东?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IPO日报还发现,中科英泰的历史前沿也有令人难解的情况。

  据了解,4月15日,中科英泰回复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而在问询函中,有一个问题引起了IPO日报的关注,“根据申报材料,发行人历史上存在委托持股情况”

图片

数据来源:中科英泰问询函

  但是,IPO日报在中科英泰的招股说明书中搜索代持两字,未搜索到相关内容。

  那么,为何中科英泰在招股说明书中未披露代持现象?

  与此同时,IPO日报进一步查询发现,中科英泰在问询函中表示,公司的前身英泰有限系创始股东柳美勋、焦丕敬、殷良策等人于 2004 年 4 月设立,英泰有限设立时设置的股权结构即无任何单一股东能够控制公司。

  然而,时间回溯到中科英泰成立之初,徐明铎、董江于2004年出资设立中科英泰,2009年和2010年,柳美勋、焦丕敬、姜美玲(殷良策之妻)先后收购中科英泰的股权,截至2010年4月6日,上述三人合计持有中科英泰100%的股权。

  换言之,中科英泰成立之初极有可能是徐明铎、董江代柳美勋、焦丕敬、殷良策持有中科英泰的股权。

图片

数据来源:问询函

  那么,为何徐明铎、董江要代柳美勋、焦丕敬、殷良策持有中科英泰的股权?

  更加令人不解的是,中科英泰于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在其新三板成功挂牌时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IPO日报搜索代持,也未搜索到相关内容

图片

数据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那么,在中科英泰新三板成功挂牌时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为何不说明其存在代持现象?

  在中科英泰的历史前沿中还存在股东“离奇失踪”的现象。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6月,中科英泰进行了一次增资后,中科英泰,以2017 年度经审计的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10股送4股派2元,彼时,中科英泰的股东数量为72名,持股比例为100%

  2019年12月,中科英泰有进行了一次增资,前海基金、中原前海、青岛上荣以7.92 元/股的价格对其进行了增资。

  然而,上述增资完成后,中科英泰的股东数量为71名,持股比例为100%。

  IPO日报进一步查询发现,2018年6月,中科英泰增资完成后,缪小芹持有1400股中科英泰的股权,而在2019年12月增资后,缪小芹却突然从中科英泰的股东名单中消失

  需要指出的是,2018年6月至2019年12月期间,中科英泰的股权架构未发生任何变化。

  那么,缪小芹为何突然“消失”了?

  产品单一

  蚂蚁金服、京东皆是客户

  中科英泰是一家以嵌入式系统技术为核心,集智能商用终端设备和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2017年-2020年1-6月(下称“报告期”),中科英泰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83亿元、2.97亿元、2.79亿元、1.5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34.14万元、4212.17万元、3712.12万元、2617.14万元。

  可以看出,上述时间段内,中科英泰的营收和净利均存在波动,特别在2019年,其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下降。

  虽然报告期内中科英泰在持续盈利,但其却在经营上赚不到现金

  招股说明书显示,中科英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164.03万元、-6558.78万元、4225.86万元、-3551.4万元。

  除2019年外,中科英泰均未在经营活动产生赚到现金,且报告期内合计在经营上累亏了近8000万元的现金。

  从产品上看,中科英泰主要拥有智能终端,软件、技术服务及其他,其中报告期内智能终端产品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7365.27万元、27971.1万元、25420.64万元、14782.68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95.07%、94.25%、91.11%、92.69%。

  换言之,中科英泰实现上述业绩主要依赖智能交易终端产品,产品十分单一

  中科英泰的产品销售的客户均较为知名,如华润万家、苏宁、步步高、家乐福、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等均是公司客户。

  拥有这些知名客户,为何中科英泰在经营上赚不到现金?

  应收账款激增

  变现能力弱于同行

  实际上,中科英泰的应收账款存在激增的现象。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中科英泰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5586.2 万元、6370.34万元、9074.06万元、14811.49万元,其中2019年末,中科英泰应收账款金额增长较多,较2018年末增长了42.44%。

  对此,中科英泰表示,公司应收账款金额较大,部分应收账款账龄较长,占用公司营运资金较多,若客户不能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货款,发生大额呆坏账,公司将面临流动性不足和偿债能力下降的风险。

  在上述时间段内,中科英泰的流动资产分别为16431.8万元、24581.32万元、34802.41万元、38753.9万元,分别占当期资产总额的87.54%、76.97%、85.52%、89.54%。

  换言之,中科英泰实际上是一家轻资产运营的公司

  中科英泰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34%、25.92%、26.07%、38.22%,也就是说,中科英泰的应收账款净额是其重要的资产架构。

  然而,中科英泰的应收账款变现能力却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报告期内,中科英泰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88次、4.41次、3.17次、1.18次,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6.26次、5.75次、6.31次、2.48次。中科英泰在应收账款变现能力上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

图片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文章来源:IPO日报)